当前位置:首页 > 新兴产业 > 观点聚焦 > 正文

任勇:2020年以前新能源市场仍靠政策驱动

2016-11-30    来源:     字号:【

  2016广州国际车展于11月18日-11月27日举行。车展现场,长安汽车新能源公司总经理任勇接受了腾讯汽车等媒体的采访。

 
  任勇表示,在2020年之前,新能源汽车市场仍主要靠政策驱动,2020年之后则是一个法规驱动的市场。在产品投放方面,长安明年将推出CS15的纯电动版本,以及首款PHEV车型。
 
  以下是本次访谈的实录:
 
  媒体:这次我也看到了长安奔奔EV这款电动汽车,扣除补贴6.48万元起的价格去正式推向市场,从我个人角度来说,在这个市场上并没有哪一个车可以和这个车相竞争,这个车热卖并不成问题,但是这个车有没有可能在不具备地方补贴的城市去销售,然后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咱们长安今年或者明年在新能源领域有哪些具体的车型投放?
 
  任勇:这个车型,是继逸动纯电动以来的又一款新的纯电动车型,这款车型与逸动纯电动车相比的话,车型、车体不一样,打造的平台不一样,更加小巧一些,更适合于家用和私人出行。逸动纯电动偏向于公务、租赁、出租,所以新的奔奔EV这个车型,它的售价的定位更贴近于家用,比逸动的价格更低,而且在车的设计、开发阶段把成本是放在第一位,品质肯定也是很关注的,所以说这款车型,我们从今天下午发布的一些数据,它的功率,它的加速,包括它的充电,包括它的最高时速都是在同级别车里面是最好的。这款车型不仅仅是在一个城市卖,它在没有补贴的城市也可以卖,关键是看市场,而且我认为目前这几年的话,主要还是依托于补贴。昨天我在论坛上面也谈到,就是到2020年以前,我们这个新能源市场还是一个政策驱动性的市场。如果有些城市有补贴,有些城市没有补贴,在没有补贴的城市它的销量可能少的多,我认为这个车本身是可以卖的,关键是用户接受度。
 
  明年的话我们实际上还有CS15的纯电动版本,我们在明年可能要推出来,同时我们的第一款PHEV的车型也将在明年推向市场。
 
  媒体: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刚才我看到逸动的蓝动版,搭载了48V微混系统,我觉得还是让我挺惊喜的,前段时间刚看到雷诺要大举推广这个技术。然后我想问一下,这套48V的微混系统是怎么蜕化的,是以逸动作为一个实验品还是说以后会逐渐的普及到所有的车型中,比如说SUV产品。然后第二个问题就是,在我之前的印象中,长安好像在新能源这方面相对比较低调一点,相对其他的一些品牌,长安汽车在新能源方面的优势是什么?
 
  谭本宏:先谈一下48V,确实大家关注新能源的或者关注节能减排方面,可能都有听说过这个技术。48V是目前来讲我们行业内,特别是欧洲非常热门的一个技术。长安也是跟国际一流的供应商来合作。在这里面有很多难点,所以在长安联手世界一流的零部件企业一起来做,我们应该说做了大概两年多将近三年的时间,这样顺推回去的话,可能大家应该知道这个节奏,我们从产品开发的起步决断,应该说是领先的。实际上大众也好,奥迪也好,他们现在都在做这样的技术,长安在这个领域里面应该说走在前面,特别是在中国这个市场。
 
  另外一个就是,这肯定是一个平台化的产品,未来我们除了逸动之外,比如说CS35,我们的悦翔系列,包括我们的CS15等等这样一系列的产品,都会来搭载这样一个技术,而且会非常快,因为它是一个平台化的技术。
 
  刚才您提到了长安在新能源战略上是属于相对保守,我个人认为,如果我们更精准的来理解这样一句话,我们没有很大计量去重复同一个技术平台去复制很多纯电动车的产品,我们没有去这样做。但是我们每推出一个产品,应该来讲从品质、从性能从各个方面来讲都是数一数二的。另外作为一个新能源企业,刚才任总提到,2020年以前,它是一个政策化市场,它是一个政策导向的市场,刚才记者聊到,你可不可以在非政策之外去卖呢?可以卖,但是现在的成本,现在用户接受的价格,包括现在的油价,我说如果油价涨到50块钱一升的时候,不需要政策,肯定很快就卖出去了。但是现在环境是需要政策来推动的,所以说我觉得我们在产品的投放方面,这是相对保守的,但是在技术的储备和研究方面,我觉得长安还是有自己的特点,我们混合动力,我们插电式混合电力,我们EV,我们的插电四驱系统,这些我们都是在做同步的研究,同时我们最近在燃料电池方面,也在做投入。长安在新能源技术研发方面我们是把握住一种节奏,我们也不盲从。
 
  媒体:我想问一下任总,现在插电式混动的市场表现都还挺不错的,然后长安也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研究,包括逸动PHEV很早就已经展出过,然后CS75 PHEV也是很早就在计划当中,我想问一下是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
 
  任勇:刚才谭院长也谈到了,我们长安在新能源领域里面有自己的节奏,我这再补充一点,原来我们的精神是积极稳妥发展新能源,现在有所变化,现在变成了积极精准,就把后面两个字变了,我认为它总的概念还是一个比较稳,但是它是精准当中的一个 ‘稳’,跟前几年的稳妥不一样,包括我们的投入,我们的市场定位要更精准,在精准的基础上我们要加大力量,跟简单的稳妥是不一样。所以说我们在这个精神的指导下,我们对于纯电动它的构型的研究,对于PHEV的构型的研究我们就很深入。构型不同所带来的整车集成技术和它的控制匹配的技术是完全不同的,我们长安要掌握大三电的技术,其中整车控制的技术是我们要自己掌握的。
 
  大家各个整车都在说我们自己的技术,关键是你掌握的深度怎么样,我们这个整个控制是我们自己的构型,我们自己在做,不管是硬件、软件还是底层的都是我们自己在做。这个研究不仅仅是构型的研究,这个构型所带来的控制系统,一系列它都要进行一个迭代。所以说针对这几种构型的PHEV研究方面,我们花了很多的精力,还没有达到量产的程度,所以说它还需要时间。
 
  媒体:任总,我有两个问题,一方面是关于独立的新能源乘用车资质,现在大家都关注到的像北汽新能源、力帆,他们都在申请独立的资质,对于咱们长安来说,会不会把新能源这一块作为一个板块。另一问题是关于刚刚在发布会上提出的,我们到2020年60万辆的销量目标,我算了一下大概是占了我们国家提出500万辆目标的12%左右,我就想问咱们对于实现这样的目标有没有信心,因为到2016年为止来看的话,咱们目前为止的销量,2016年发布的是15000多辆,离我们的目标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就想问你咱们今后的市场销量目标的情况。
 
  任勇:第一个问题的话,针对这个资质,长安我们本身就有这个资质,长安汽车是有的,长安新能源公司没有,新能源公司没有是因为长安的新能源公司它是一个零部件的公司,我们的整车都是在长安汽车来生产制造和销售,所以说我们的长安新能源公司不需要具备这个资质,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的话,针对这个销量,我们纠正一下,就是我们长安的规划2017年不是一万多辆,是三万多辆,而且这几年的话我认为新能源车的产销量是呈一个对数曲线在上升。所以我们的规划对于这60万我们的信心是满满的,因为我们这几年每年的新能源产品的规划和销量的规划都已经排出来了,所以要实现这个60万我认为只要按照这个规划来走一点问题都没有。
 
  媒体:目前有很多品牌在走高端化,我们长安如何做品牌向上?
 
  任勇:我们今天发布的奔奔EV,虽然它的成本价格不算高,但是它的品质不低,我相信也有一些媒体朋友也试驾过。它的品质是不低的。所以我们基于这样一个情况话,刚才也说了一句话,我们还不愿意把这个价格降的太低去应对市场,如果降的太低的话,我们就是做亏本生意。所以说我觉得这一块的话,我们积极稳妥和精准这方面一个拿捏程度。
 
  高端车,我们认为纯电动这一块的话,原则上我定位是在紧凑型车以下,进行纯电动的开发,紧凑型车以上是作为这种技术路线来走,所以一般我们针对高端品牌的话,我们目前还没有这个规划,在高端品牌上面来搭载纯电动。
 
  媒体:第一个我想问一下,新能源补贴今年减少,我们的企业有没有一些对应措施在战略方面,另外一个就想问一下,今年混合动力的新车比较多,有的企业只是为了品牌形象,或者是增加销量,请问您对这种现象有什么看法?
 
  任勇:第一个补贴,实际上我认为应该没有太好的办法,横向比较我觉得比较不了多少,主要是纵向方面,最后我们的新能源汽车最终是要跟随着竞争的,跟传统汽车的竞争,跟传统汽车的竞争的话,成本价格实际上,我们现在分析是没办法达到现在传统车的价格水平,所以说我认为,我刚才说的第一句话,2020年之前我们的市场是一个政策驱动性的市场,2020年以后是一个法规驱动的市场,就是说新能源车它的价格在逐年的下降,成本在下降,我们的产品技术也在不断的成熟,成本在不断的下降,传统汽车我认为是一个往上的趋势,那就是法规,包括后面的一个问题,积分,你要达到积分的话你必须要去买,你要买积分的话成本你就要增加,所以它就会剪刀差的问题,那个点在哪里,这个是需要研究的。要高大家多高,就是应对补贴,所以这个到时候怎么来做,可能还需要政府出台一些,不管是政策性驱动也好,法规驱动也好都是政府行为,还不是一个市场行为。
 
  对于第二个问题,油耗积分的问题的话,实际上现在各个企业,我认为无外乎两条路,因为它本身也是双积分,第一个是燃油的积分,一个是新能源积分,它本身也是双积分,它也是两条路要走,就是我们的传统汽车,传统动力,它的能耗要下降,降低,同时也要发展新能源汽车,即使你的平均油耗达到了法规的要求,你也必须要挣新能源的积分。所以说传统车的节能型技术要做,同时你的新能源汽车也要做。所以说这几年的话,大家也很关注, 很重视我们的节能技术的一个发展和应用,同时包括我们的混合动力和Plug in,实际上Plug in的技术比纯电动的技术要复杂的多,它研发的周期也要长的多,我是说三、五年能够掌握的混合动力技术,长安从2001年开始涉足新能源行业以来,我们当时就是做的混合动力,应该说做了将近10的时间才基本上掌握,只是我们没有走向市场而已,我们逸动的混合动力都开发完成了,因为当时没有补贴,所以我们也没有推向市场,这个技术掌握对我们后面发展纯动力和混合动力是起到了很好的基础。
 
  媒体:还有一个问题是,现在的互联网造车前一段时间很热门,像和谐富腾,因为富士康的撤资,可能要中止,然后像乐视汽车、还有格力都遇到了很大的问题,我想问一下任总,关于互联网造新能源汽车有什么样的看法。
 
  任勇:因为我在有些媒体会上面也谈到了,就是互联网造车和新能源汽车+互联网它实际上是相互的,而且我认为这两个因素必须要联动,也是一个趋势。互联网有它的优势,就是它的思维方式,包括一个快速迭代的思维,在新能源汽车上面我认为要借鉴和充分的应用。但是互联网造车也好,不管是谁造车,它必定是一个车,它首先是一个车,一个主要是安全因素和可靠性的问题在里面,我认为它跟我们平时的手机不大一样,手机的话即使你在上市的时候开发还不是非常成熟的情况下,你用一段时间都可以来升级,在线升级,打一些补丁,而汽车不允许,也可以要迭代,但是不允许有大的BUG,特别是针对安全方面的BUG是不允许有的,所以汽车的生产制造和实验评价,它的实验体系它是非常非常严密的,而且互联网造车的话,它可能会很快,今天它会做出一个概念,明年后年,可能一年时间最多两年时间就出来,因为它的理论就是这个理论。而我们造一款新车要达到30几个月,我们流程才走的完,我们是有我们的流程,所以我们认为这个方面结合是必要,一定要有一个严谨的体系和流程。
 
动态消息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大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37     联系电话:010-88379830     E-mail:service@cmiy.com
版权所有 © 机工传媒 • 年鉴网        京ICP备05055788号-38
X
在线客服
电话:
010-88379812
010-88379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