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兴产业 > 观点聚焦 > 正文

徐东华:装备制造业是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引擎

2016-12-23    来源: 《智慧中国》    字号:【

   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速6.7%,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10.6%和9.1%,如何评价这些数字?数字背后,还应该看到什么?为此,我们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机械工业经济管理研究院院长徐东华。

 
  在世界经济形势复杂严峻,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速下滑的形势下,中国经济增长态势趋稳。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速6.7%,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0%。国有控股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集体企业增长0.7%,股份制企业增长6.9%,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增长4.2%。在经济增长态势趋稳的同时,工业结构继续优化,前三季度,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10.6%和9.1%,成绩单比预期攀高。在全球经济环境依然充满着不确定性且复苏乏力的背景下,中国当前的宏观经济表现和世界其他国家横向比较依然非常炫目,保持6.7%的GDP增速难能可贵。
 
  随着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力增效,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措施逐次推出,我国生产和需求基本平衡,就业物价形势保持稳定,经济持续运行在合理区间。
 
  行业经济发展仍处在调整期
 
  机械行业虽然前些年发展的速度比较快,实际上还在发展经济周期里。当经济增幅下行压力比较大时,就会对装备需求下来,需求下来之后,机械行业难有较快增长,在当前的情况下经济周期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转变,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反弹,不能说经济周期下行对机械尤其装备制造业没有影响。机械尤其装备制造业跟国民经济走势是息息相关的,不可能独善其身,但是阶段性回暖或反弹是可能的,就全球而言,全球经济刚刚回暖,还处在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和财政危机生存调理期。
 
  目前,虽然经济运行企稳迹象出现积极表现,但是,未来经济仍存在不确定性因素,经济仍存下行压力,特别是当前国际国内环境依然错综复杂,经济企稳基础仍不牢固,未来宏观经济走势仍受去产能、去泡沫和清理债务等供给侧结构性因素影响,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增速可能回落,民间投资增速回升仍有较大难度,经济增长仍有下行压力。
 
  经济回暖很重要的因素是看全球的大宗期货交易产品量和价格,比如说全球的铁矿石、石油,或全球的有色金属材料,这些价格都没有起来,所以我们不能把阶段性某行业阶段性或偶尔抬头的形势,就看成经济全面回暖。目前中国是全球产能过剩,包括大中端的产品,不能太在意发展阶段的增长速度,最关键的在于行业内在的东西。实际上这个时候恰恰是提高产业分布、优化产业内部产品技术,包括整个产业优化升级的时期。
 
  现在装备制造业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但是装备制造业仍存在较多的问题,在这个时候,不能因为行业抬头,本来应该淘汰的,本来应该调整的,本应该边缘化的,甚至本来应该破产的,本应该没有价值的,甚至将死的企业,再死灰复燃,即便是产值有所增长,价值也不大。
 
  供给侧改革需要持续进行
 
  最近钢铁价格一上来,很多钢厂又开工了,刚去掉的一点产能,又有恢复的势头,目前中国的钢铁产能完全是过剩的。
 
  钢铁现在面临多变形势,第一,钢铁工业的高级化问题,现在全球不是缺钢,而是多钢;第二,钢铁行业出现非钢化的问题,很多制造业的领域,原来用的是金属材料,现在很多用的是非金属材料,这就是一种材料上的替代;第三很多金属材料也在进行一些(变化),比如现在碳材料,它比金属材料具有很大的韧性,耐高温,耐腐蚀,耐氧化,耐撞击,适用于高端的航空器,航天航空军工产业等大单位,对传统金属材料具有替代性。
 
  我们知道金属材料易腐蚀,易氧化,不耐高温,而一些非金属材料恰恰解决了金属材料属性中的不足部分,这是具有颠覆性的技术革命。以往非金属材料受限于前期研发成本和工业化生产成本,一旦产业革命突破,将出现非钢、非铁金属替代性趋势。国内现在无论是汽车制造、船舶制造,或是基础设施建设,这些耗钢大户,已不存在钢供不应求现象。
 
  虽然我们现在是钢的生产大国,但是,当普通钢材过剩的同时,我们在很多高端产业却又要进口钢材,比如像航天航空、核导材料,以及一些高附加值领域,我们大概每年需要进口500万吨特殊钢。与此同时应该看到,有的西方发达国家在中国进口钢材,然后进行深加工,再回卖给中国。全球经济在转型,如果我们钢铁只追求量而不追求质,对供给侧改革不持续进行,将会面临着工业结构无法提档升级的困难。
 
  中国装备制造业某种意义上说是世界上除了美国以外最全的国家,但是装备制造中动力系统、能源系统、控制系统、传输系统、液压系统等等一些最核心的技术,即便我们掌握了,但整个流程,有些我们还造不了,所以这些东西都是高标化的卡子。任何一个行业进步,都是一个国家综合能力在某个领域的提升。
 
  积极化解潜在的结构性矛盾和风险
 
  要实现这“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经济增长不能低于6.5%,但是我们现在面临困难,经济发展最大是需求,在一定的阶段下可以创造需求,国内基础设施投资,技术改造,包括国内的一些产业政策,有些人质疑产业政策,产业政策是个中性的东西,关键是利用产业政策达到什么目的,产业政策不能用过头,用过头就会有问题,即是在西方国家也是如此。比如我们说发电,有火力发电,水力发电,风力发电,光力发电,如果一味的支持光力发电,那么对核电公平吗,对水电公平吗,风电公平吗,如果一味强调对某个产业的政策支持,对其它产业就会显得不公,所以最终还是通过公平地去创造性的模式,换取国家的能源。从国家产业政策上可以有特别支持,但不能过,一过,就走到相反方向了。
 
  中国这十多年,是整个工业发展最快的十年,发展到今天,中国发展工业由无到有,由小到大,由少量到多量。但是没有管控好,产业发展有点无序,无序就有代价,过剩就是其中重要问题。下一步的发展,就是就是要通过技术含量,参与全球竞争,在全球工业上建立我们自己的体系、标准、技术路线,在这种模式下,按照中国工业的发展规划2025、2035、2045来进行,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更要关注中高端产品质量问题,数字高增长并不代表一个国家工业发展科学水平,这里面会掩盖很多科学专业结构,所以我们一要在经济发展中解决产业升级、技术进步,产品中高端质量问题。
 
  经济发展速度没有以前快,在增加总量后,合理的数字增幅下降,是很正常的。从整个经济发展的模式来看,明年很重要的模式一是投资,二是出口,三是国内消费。
 
  全球化市场的大背景下,国家的投资是没有界的,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对大江大河治理的投资,对公共物品的投资,尽管我们现在还没有达到应有和充足,我们现在还是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但企业的投资,包括利用外资投资,这是市场行为,很多企业投资要算投资回报率,或者投资综合效益,尤其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所以投资对中国的明年经济增速影响较大。第二是出口,出口不是自己说了算,关键是要全球经济回暖的需求。即便是全球经济不低迷,但是由于国内各种生产要素成本上升的过快,价格优势减弱,也影响产品的出口。这几年国内消费确确实实是一枝独秀,现在居民消费热点,消费倾向,消费能力,都在发生变化,如果居民收入不是和国民经济增长同步增长,就会使居民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受影响,人们的消费也存在转型升级,这种消费的转型升级,具不具备消费引导,我们过去加上了很多概念,说我们很多人不敢消费,是因为有养老、教育、医疗“三座大山”,现在养老、教育、医疗情况改善了,怎么到国外就敢消费了,这说明,最关键的一是真正能促进消费的政策,二是消费的产品是否能满足老百姓的需求,三是消费保障性到不到位。
 
  中国市场潜力是巨大的,但是为什么内地人到香港去买奶粉,把国外进口钙奶粉还原成奶粉,甚至想一些潜规则和斜门歪道,生产和销售劣质产品,伤害老百姓,最终失去老百姓的信任。国内一些产品确确实实和国际上还有很大差距,过去老百姓出不起国,或者没有时间出国,国内产品价格多高,多不合理,也不得不在国内消费,现在情况改变了,老百姓可以选择地机会多了,企业产品质量不上来,就会丢失中国这个最大的消费市场。
 
  要扎扎实实,精准目标,下决心解决现在面临的问题,从产品技术、工艺材料等等基础着手,扎扎实实做,耐得住寂寞,不要总是盯着房地产,盯着股票。
 
  因此,在宏观调控方面,我们还要继续创新宏观调控方式方法,在保证国内需求基本平稳的前提下,继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化解经济中潜藏的结构性矛盾和风险,使经济运行继续保持"稳中有进、稳中提质",多关注经济结构、产业结构、技术结构、产品结构性调整,不应该过多的关注数字,而应不断加强供给侧改革,更多地关注于质量。
动态消息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大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37     联系电话:010-88379830     E-mail:service@cmiy.com
版权所有 © 机工传媒 • 年鉴网        京ICP备05055788号-38
X
在线客服
电话:
010-88379812
010-88379816